泸州新闻网 > 高校联盟 > 优秀校园文艺作品 > 正文

【原创天地】史芳龙:女人的哲学

核心提示: 史芳龙,笔名乐生,甘肃90后,籍贯平凉,现居西藏,好读诗书,喜欢旅行,为人和善,乐于交友。兰州资源环境职业技术学院。

刚上车,就有一股刺鼻的味,坐到后排。公交车行到不远处,上来四人,两女一男,女人顺势的坐下,一个半大的小孩被抱在怀里,我与女人之间隔着一个男的,女人开始振振有词的说着,还有同行的女人。

四十分钟的车程,起先很专注的按着手机,没过多久完全被女人的说辞所臣服。女人二十六七,中等身材,相貌平平,初中文凭,曾两度毕业于我的母校,同行男女皆是。关于这番描述,也实属有趣,当然平生是没有这喜好的。女人最初胡搅蛮缠的想法表达,后来被我说成善于言辞。

三人提起了小学,说着他们各自有趣的故事,而话题的瞬间被女人定义到了小学同学二傻,有没有大傻就不得而知。女人说着二傻的种种行为,上课放自己的屁,下课脱别人的裤子,帮老师打水时往水桶里扔蛤蟆,走在路上喊人家同学家长的名字。本有的童年趣事,被女人叙述的不堪入耳,只因他现在本有的生活经历和故事。

女人说起了他的生活:当了几年的兵,披了一身皮,领了个女的回来,你以为人家是看上你,鬼混完女的就不了了之,你以为那就是你的女人。女人说的洋洋得意,说话的语气高高在上,逗得怀里的小孩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,莫非他也知道言传身教。同行女人问着现在,女人如数家珍的答着:亏得他老爹东跑西跑,找了个农村本分的,现已有两个娃娃了。同行女人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她的男人却一言未发。车子还在半程行驶,小孩静静的躺在怀中看着周围的大人,女人继续说着,车内安静。

她们的谈话从物质生活转移到了精神情感,话题落到了初中同班同学的身上。谈到男女同学之间的感情,女人做了全盘的否定,用语之尖酸,说话之刻薄。女人同学的男友在初中相识,现已有十年时间,男的初中辍学外出打工,在北京发展,小有成就,女的继续读书,动用一切关系,做了一名小学教师,生活平稳安逸。

女人说:感情算什么东西,现在感觉春风得意,两个人如胶似漆,其实一点都不安稳可靠,还是乡上的那个公务员实在(估计是女的的追求者),等到她以后就知道什么是生活了。女人在自己的领域里分析的头头是道,给人感觉一切都有未卜先知之能,说的是滴水不漏,听的人是无懈可击。

你没有办法去否认她所说的每一句话,生活中的妇女,处处皆理皆无理,只是听着有些刺耳。而关于女人,对她我一无所知,仅存仅有的判断,去想着她生活中的繁杂琐事,她用自己的思维,在解释着别人的周围,包括世间的一切,而作为一个单独个体的人,我们没有必要去批判或揭示某一个体的存在,该做的倒是通过审视他人的思维圈子来提升自我,而所谓的妇人之仁,我想一半是由己的悲天悯人,一半是由他的妇人之心,二者之间倒不会有过多的对比,或某种心存侥幸的堪比,只是同源都归于心而出于意。

我想着自己,有关以后的自己,面对伴侣,物质上的伴侣、情感上的伴侣、精神上的伴侣。我们每个人都会各自拥有,而这恰是拥有的相濡以沫,然后用一辈子的拥有,过一生的平淡生活,笑怨怒骂在精神以外,柴米油盐在物质以内。车子驶过县城边缘,女人继续说着,有关于他们村子和村子之外的村子,还有旁边的小县城, 小孩乐的数着过往的车辆,同行女人说着小孩的聪敏,女人笑的有些异常,同行男人沉默的有些牵强。

车子进站。走在中街,倒吸着一口冷空气,向着紫荆山巅,越过大佛禅院,看着善男信女们,突然想着,修度本无型,面对生死岂能长存,欲尽平生之意,还不如心系草木之情,如若不然,只是惹的行人自痴,路人自不知。由衷的想着,望着县城的小街,不远处已是人来人往。

640

史芳龙,笔名乐生,甘肃90后,籍贯平凉,现居西藏,好读诗书,喜欢旅行,为人和善,乐于交友。兰州资源环境职业技术学院。

责任编辑:韩文珍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
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